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

《中國近代美學范疇的源流與體系研究》:美學的中國起源

《中國近代美學范疇的源流與體系研究》,鄂霞著,商務印書館2019年4月第一版,98.00元

  當我們談論“中國美學”時,如果不加以特殊限定,我們通常意指中國古代美學,似乎“美學”天然具有一種“世界的”普世性和“民族的”包容性。然而,如果我們翻一翻19世紀末以來的幾本影響波及全球的經典美學史著作,如鮑桑葵、克羅齊、吉爾伯特和庫恩、比厄斯利等人分別所著的以“美學史”命名的論著,就會發現,它們全都不具備上述文化多樣性和包容性——中國,是處于“美學史”敘事之外的。鮑桑葵甚至辟出專門的段落,來論證并強化“美學史”不涉及中國的理由。

  鮑桑葵的《美學史》出版于1892年。在此前后,中國學術界也抱定了類似信念,那就是“美學為中土向所未有”(徐大純:《述美學》,《東方雜志》,1915年第12卷第1期)。但也就是在短短的二十年后,美學的封閉疆域就被打開,“中國美學”的觀念及其歷史回溯就形成了延續至今且不斷拓展的穩定學術方向。這種觀念轉換背后,自然潛藏著諸多復雜交錯的歷史驅動力,需要展開專門的研究。然而它得以實現的首要前提,就是作為一種現代知識體系的美學學科視野在近現代中國的生成。其表征,就是該學科的范疇、概念、術語及話語方式逐步被譯介、傳播到中國學術界,并在不斷的運用和調整中形成了體系和結構。對此,早年曾致力于譯介工作的王國維在《論新學語之輸入》中曾說,“夫言語者,代表國民之思想者也”,“在自然之世界中,名生于實;而在吾人概念之世界中,實反依名而存故也。事物之無名者,實不便吾人之思索”。這就是說,“新學語”亦即新的學術范疇、概念、術語的輸入,實際上為我們提供了新的考察歷史與現實的問題域。“中國美學”——不論其意指中國傳統抑或現代美學——就是這一問題域生成以后的“后見之明”。

  那么,這一問題域和學科視野是如何生成的呢?

  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在不斷問世的一系列中國近現代美學史研究論著中,就有學者開始在宏觀層面討論中國美學從傳統到現代的轉換與演進問題。然而,直到2000年黃興濤發表《“美學”一詞及西方美學在中國的最早傳播》(《文史知識》,2000年第1期)一文,人們才開始有意識地借助于概念史的方法,深入中國現代美學學科史的細部展開調查。近二十年過去了,相關領域的突破性成果并不多見,其中引人矚目的,當屬鄂霞、王確等學者自新世紀之初以來圍繞“美學”“浪漫”“崇高”“優美”“悲劇”“喜劇”“丑”等現代美學核心范疇和概念所發表的一系列概念史研究論文。這些文章,從細部深描了晚清以來西學東漸語境中,中國現代美學范疇、體系和話語模式之生成的動態歷程,發前人之所為發,新見迭出。而今,鄂霞將這些成果進一步修訂、整理,形成了《中國近代美學范疇的源流與體系研究》一書。

  如前所述,該書運用了知識考古的方法,對中國現代美學的一系列核心范疇、概念、術語的來龍去脈展開了深入細致的考察,勾勒出不同的美學范疇在譯介、傳播和使用過程中逐漸明確、定型,并在彼此之間建構其學科關聯的動態歷程。鄂霞提出,在19世紀末西方美學觀念、知識和理論體系進入中國學者的視野時,是被賦予了某種匡世濟民的實用品格和明確的“現代”價值指向性的。在此學術理念指引下,中國近代知識分子試圖借助美學范疇、概念、術語和理論框架,一方面引進西方的、“現代的”同樣也意味著“先進”的觀念和方法,另一方面整合中國傳統思想和文化資源,進而建構起具有“現代”品格的美學知識架構和理論體系。這就使得中國近代美學范疇和概念、術語的引進、形成,呈現出方法、途徑上的多樣性,知識、理論譜系上的混雜性。可以說,中國近代美學范疇的源流和體系,既是美學學科生成、發展演變的結果,又是各種思想、理論資源和文化力量不斷交鋒、角力、對話進而達成共識的動態歷史進程之表征。

  換言之,在鄂霞的著作中,我們看到,美學的學科視野和問題域在中國的起源,是多線索、多譜系、多路徑的思想觀念與學術話語資源在歷史場域的競爭中百川匯海的結果。以“崇高”為例,早期的譯者在選擇“Sublime”這一西方概念的漢語譯名時,曾分別采用過“宏大”“宏壯”“壯美”“崇高”等,并且,即使在同一個譯者筆下,也經常出現不同的譯名。直到20世紀20年代,在呂澄、陳望道、范壽康等人分別編著的三部《美學概論》中,“崇高”的漢語譯名才達成一致,并最終確定。鄂霞的描述和分析展示出不同的譯名之間的競爭背后所隱藏的文化立場、思想觀念之間的角力,而它們從多樣性趨于統一的動態歷程,在某種程度上說正是隱喻了“現代中國”的起源問題。

  這無疑是對傳統“起源史”研究方法的挑戰和修正,它是鄂霞的重要合作者也是其導師王確先生針對中國學科美學發生史展開考察與反思時,從歷史中提取出的作為“對象的類似物”的“方法”。這一方法顛覆了長期以來作為“歷史定論”的中國學科美學發生史認識,即美學從西方經由日本流傳到中國。王確先生發現,在此種美學知識流傳的單一軌跡之外,特定地域中的知識分子,還有“不同渠道的直接選擇”。以此為方法,鄂霞的著作在展現中國近代美學范疇、概念所經歷的歷史篩選與取舍過程的同時,描畫出了美學的中國起源的歷史圖景。

  

Comments are closed.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 福彩3d综合版全图 鬼6图迷 福彩3d独胆王预测专家 interwetten排除平局 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官方 极速pk10 今天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五大联赛积分榜 英超 11选5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