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

歷代令詞鑒賞(二十)

蘇幕遮 范仲淹

  碧云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題解】

  蘇幕遮:原唐教坊曲名,來自西域,后用作詞牌名。又名“云霧斂”、“鬢云松令”。雙調,六十二字,上下片各五句。

  【作者介紹】

  同上

  【簡析】

  這首詞作于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至慶歷三年(1043年)間,當時范仲淹正在西北邊塞的軍中任陜西四路宣撫使,主持防御西夏的軍事,與上面選析的《漁家傲·塞下秋來》作于同一時期。不同的是:《漁家傲》只要反映的是為國與思親之間的矛盾,核心是“燕然未勒歸無計”,戰士肩上的責任戰勝思親之情。這首小令卻以思親懷鄉為主,核心是“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只是作者是以沉郁雄健之筆力來抒寫低回宛轉的愁思,意境闊大,聲情并茂,與傳統的花間婉約之詞,還是有所區別的。清人譚獻譽之為“大筆振迅”之作(《譚評詞辨》)。下面略作分析:

  上片寫秾麗闊遠的秋景,暗透鄉思。起首“碧云天,黃葉地”兩句,即從大處落筆,濃墨重彩,展現出一派長空湛碧、大地橙黃的高遠境界,而無寫秋景經常出現的衰颯之氣。 “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兩句,從碧天廣野到遙接天地的秋水。秋色,承上指碧云天、黃葉地。這湛碧的高天、枯黃的大地一直向遠方伸展,連接著天地盡頭的淼淼秋江。江波之上,籠罩這一層翠色的寒煙。煙靄本呈白色,但由于上連碧天,下接綠波,遠望即與碧天同色而莫辯,如所謂“秋水共長天一色”,所以說“寒煙翠”。“寒”字突出了這翠色的煙靄給與人的秋意感受。這兩句境界悠遠,與前兩句高廣的境界互相配合,構成一幅極為遼闊而多彩的秋色圖。元代劇作家王實甫在《西廂記》《長亭送別》一折,將“碧云天,黃葉地”改為“碧云天,黃花地”,作為曲子【正宮·端正好】的開頭,隨著《西廂記》的流傳,竟成千古絕唱。

  接下去依然在描景:“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傍晚,夕陽映照著遠處的山巒,碧色的遙天連接這秋水綠波,凄凄芳草,一直向遠處延伸,隱沒在斜陽映照不到的天邊。這三句進一步將天、地、山、水通過斜陽、芳草組接在一起,景物自目之所及延伸到想象中的天涯。這里的芳草,雖未必有明確的象喻意義,但這一意象確可引發有關的聯想。自從《楚辭·招隱士》寫出了“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以后,在詩詞中,芳草就往往與鄉思別情相聯系。這里的芳草,同樣是鄉思離情的觸媒。它遙接天涯,遠連故園,更在斜陽之外,使矚目望鄉的客子難以為情,而它卻不管人的情緒,所以說它“無情”。到這里,方由寫景隱逗出鄉思離情。

  總之,詞的上片為我們描繪出一片如此宏闊又如此衰瑟的秋景:湛湛藍天,漂浮著朵朵碧云;茫茫大地,鋪滿片片枯葉。無邊的秋色綿延伸展,融匯進緩緩流淌的江水;浩渺波光的江面,籠罩著寒意凄清的煙霧,一片空濛,一派青翠。無情的芳草,無邊無際,綿延伸展,直到那連落日余輝都照射不到的遙遙無際的遠方。物象典型,境界宏大,氣象空靈。

  更妙的是,在如此宏闊又衰瑟的秋景之中,又融進作者的情感和個性。“景無情不發,情無景不生”。眼前的秋景觸發心中的憂思,于是“物皆動我之情懷”;同時,心中的憂思情化眼前的秋景,也是 “物皆著我之色彩”(王國維《人間詞話》)。如此內外交感,始能物我相諧。秋景之凄清衰颯,與憂思的寥落悲愴完全合拍;秋景之寥廓蒼茫,則與憂思的悵惆無際若合符節;而秋景之綿延不絕,又與憂思之悠悠無窮息息相通。作者從天、地、江、山層層鋪寫,暗暗為思鄉懷舊步步墊底,直到把“芳草無情”推向極頂高峰,形成情感聚焦之點。芳草懷遠,興寄離愁,這是古人思親懷人的常用手法。但作者刻意將悠悠鄉思離情,從芳草天涯的景物描寫中暗暗透出,寫來毫不著跡,這種由景及情的自然過渡手法確很高妙。且借“無情”襯出有情,“化景物為情思”,因而“別有一番滋味”。

  下片“黯鄉魂,追旅思”兩句,緊承芳草天涯,直接點出“鄉魂”“旅思”。訴說自己思鄉的情懷黯然凄愴,羈旅的愁緒重疊相續。鄉魂”與“旅思”意思相近。兩句是上下互文對舉,帶有強調的意味,它們無時無刻不橫梗在這位戍邊將帥的心頭。而主人公羈泊異鄉時間之久與鄉思離愁之深自見。“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九字作一句讀。說“除非”,足見只有這個,別無他計。言外之意是說,好夢做得很少,長夜不能入眠。這就逗出下句:“明月樓高休獨倚。”此句是說自己因思旅愁而不能入睡,盡管月光皎潔,高樓上夜景很美,也不能去觀賞,因為獨自一人倚欄眺望,更會增添悵惘之情。月明中正可倚樓凝思,但獨倚明月映照下的高樓,不免愁懷更甚,不由得發出“休獨倚”的慨嘆。從“斜陽”到“明月”,顯示出時間的推移,而主人公所處的地方依然是那座高樓,足見鄉思離愁之深重。“樓高”“獨倚”點醒上文,暗示前面所寫的都是倚樓所見。這樣寫法,不僅避免了結構與行文的平直,而且使上片的寫景與下片的抒情融為一體。

  結拍兩句,寫因為夜不能寐,故借酒澆愁,但酒一入愁腸,卻都化作了相思之淚,欲遣相思反而更增相思之苦了。作者另一首《御街行·紛紛墜葉飄香砌》則翻進一層,說:“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也是如此,可見這是作者懷鄉思親時常用的解愁之法。這兩句,抒情深刻,造語生新而又自然。寫到這里,郁積的鄉思旅愁在外物的觸發下發展到高潮,詞也就在這難以為懷的情緒中黯然收束。

  這首詞上片寫景,下片抒情,這本是詞中常見的結構和情景結合的方式,其特殊性在于麗景與柔情的統一,更準確地說,是闊遠之境、秾麗之景、深摯之情的統一。寫鄉思離愁的詞,往往借蕭瑟的秋景來表達,這首詞所描繪的景色卻闊遠而秾麗。它一方面顯示了詞人胸襟的廣闊和對生活對自然的熱愛,反過來襯托了離情的可傷,另一方面又使下片所抒之情顯得柔而有骨,深摯而不流于頹靡。整體說來,這首詞的用語與手法雖與一般的詞類似,意境情調卻近于傳統的詩。這說明,抒寫離愁別恨的小詞是可以寫得境界闊遠,不局限于閨閣庭院。因而獲得歷代詞論家的好評,如清代沈辰垣《歷代詩余》:“范文正公《蘇幕遮》‘碧云天’云云,公之正氣塞天地,而情語入妙至此”;清代許昂霄《詞綜偶評》:“鐵石心腸人亦作此消魂語”;清代鄒祇謨《遠志齋詞衷》:“范希文《蘇幕遮》一闋,前段多入麗語,后段純寫柔情,遂成絕唱”;清代譚獻《譚評詞辨》:“大筆振迅。”

20190413_002

  

Comments are closed.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今晚的 体彩19025期开奖结果 五分钟时时彩基本走势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带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 极速时时彩稳赚的方法 彩票168开奖网站赛车 天津时时走势图lm0 辽宁福彩35选7下期预测 哪里能买山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