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

元人小令鑒賞(三十六)

【正宮】醉太平 程景初

  恨綿綿深宮怨女,情默默夢斷羊車,冷清清長門寂寞長青蕪,日遲遲春風院宇。淚漫漫介破瑯玕玉,悶淹淹散心出戶閑凝佇,昏慘慘晚煙妝點雪模糊,淅零零灑梨花暮雨。

 

  【題解】

  《醉太平》,曲牌名。小令兼用,又名《凌波曲》。入“正宮”,亦入“仙呂”、“中呂”。有多種格體。北曲正體每句入韻,平仄混押。首二句須對,五、六、七句鼎足對。南曲與此。不同元代貫云石、王元鼎、張可久等詞人皆作過《醉太平》散曲,其中以張可久的《醉太平·人皆嫌命窘》最為有名。

 

  【作者介紹】

  程景初:生卒不詳,現存小令一首,套數【雙調】新水令“春情”一套。

 

  【簡析】

  程景初現存的散曲作品,除了這首《正宮·醉太平》小令外,還有個套曲【雙調】新水令“春情”。兩首都是寫女子的春怨。不同的是:套數寫的是少婦的閨怨,小令寫的是宮女的宮怨;前者注重人物感情的直截抒發,如“這相思教人怎遣”;“懶整合歡帶,怕見雙飛燕。情書附錦鱗,佳音憑黃犬,何處也風流少年?我將魂魄夢中尋,只恐怕陽臺路兒遠”;后者則側重人物形象的描述和環境氣氛的渲染;前者潑辣,后者細膩。

  作者程景初為何在僅存的這兩首散曲中都以“春情”作為題材?可以從三個方面來尋找答案:一是他的散曲有多種題材,但其他作品散佚了;二是婦女問題尤其是宮女的深宮生活會受到人們尤其是詩人的特別關注,唐代的王昌齡、王建都寫過“宮詞”,王建更是達一百首之多;三是自屈原的《離騷》以來,詩人多以“美人遲暮”作為自己有志難遂、人生傷感的借代。因為程景初的生平不詳,因此有無這方面的借喻無法確定,但這是元代文人尤其是漢族士大夫在異族統治下抒發自己內心不平的一個主要方式,則是確定無疑的。

  封建社會,“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皇帝可以任意選取天下美女入宮。因為可以“任意”,后宮佳麗,往往以千百計。多的竟至萬人。被選中的少女,遠離親人,被關入后宮,青春虛度,紅顏坐老,如唐代詩人筆下的宮女: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張祜《河滿子》)

  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 (元稹《行宮》)

  她們之中,除了極少數的“幸運者”,難得一見皇帝。有時隨例拜一拜,很快又被太監鎖入深宮,詩人杜牧寫到:

  監宮引出暫開門,隨例須朝不是恩。銀鑰卻收金鎖合,月明花落又黃昏。 (《宮詞》)

  這種監牢般的生活,白天還好打發一些,夜晚就更加難熬。李益、白居易的同題材詩作中都描繪過宮女夜晚的寂寞與孤獨:

  似將海水添宮漏,共滴長門一夜長。 (李益《宮怨》)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白居易《宮詞》)

  這種怨,這種愁甚至連訴說也不敢明言:

  寂寂花時閉院門,美人相并立瓊軒。含情欲說宮中事,鸚鵡前頭不敢言。 (朱慶馀《宮詞》)

  宮女這一隱秘的社會問題,引起一些敏感詩人的關注。他們代宮女立言,寫下許多反映她們處境和內心痛苦的“宮怨詩”,這首小令就是其中之一。

  開頭一句“恨綿綿深宮怨女”,就點明這支小令寫的是宮女們深宮之“恨”,“綿綿”則是恨的綿長,這就為這首小令定下基調。接著用“情默默夢斷羊車,冷清清長門寂寞長青蕪”兩句,具體寫“恨”。“羊車是用晉武帝司馬炎之典”。司馬炎荒淫無度,后宮多至萬人。據《晉書·胡貴嬪傳》:武帝“并寵者甚眾,帝莫知所適。常乘羊車,恣其所之。至便宴寢。宮人乃取竹葉插戶,以鹽汁灑地,而引帝車”。“夢斷羊車”這個“斷”字說明這位宮人已沒有得到寵幸的希望了。“長門”用的是漢武帝與陳皇后之典。兩人年幼時,劉徹曾對陳阿嬌說,今后娶她為妻,“當以金屋藏之”。但婚后不久便失寵,幽居在長門宮。“長青蕪”,長滿青草,暗示院中人跡不至,當然皇帝也是久久未臨幸了。杜牧在《阿房宮賦》中說:“一肌一容,盡態極妍…,有人不得見者著,三十六年”。杜牧說的是秦始皇,秦始皇在位三十六年,也就是說,這些宮人,一輩子也沒有見過秦始皇一面。杜牧說的是秦始皇,封建社會的歷代君主后宮,不皆如此?又何止秦皇漢武?歷代統治者皆以“內無怨女外無曠夫”來標榜自己的德政,其實,無數怨女就發生在天子腳下,他的宮內!這是他們的窮奢極欲,制造了大量怨女曠夫!

  君王不至,長門寂寂,何以消此“日遲遲”的永晝,又何以排遣這“悶淹淹”的愁思呢?“散心出戶閑凝佇”既是排解郁悶,恐怕也有所待吧。她來到院內,在竹林中凝佇。“瑯玕玉”指竹子。“介破”,暗用娥皇、女英的典故。娥皇、女英是堯的兩個女兒,也是舜的妃子。舜南巡不歸,死于蒼梧。娥皇、女英哭祭,在竹子上留下斑斑點點淚痕。另外,“閑凝佇”也借用了“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佳人》)的詩意。“日遲遲”、“晚煙”、“暮雨”都起著點明時間的作用,暗示這位宮人“閑凝佇”是從白天到夜晚;“日遲遲”、“昏慘慘”、“淅零零”是寫景,分別從這位女主人公的視覺、聽覺和感覺寫她所見、所聞、所感,因此景中帶情,暗中還是在抒情。此時,和風麗日(“日遲遲春風”)固然使她產生春光易逝、紅顏坐老的哀愁;而“晚煙”、“暮雨”更增加她的寂寞悲涼!此時此地,此情誰訴?她只有“淚漫漫”了。如果說“日遲遲”、“春風”是以樂景襯哀情的反襯;那么,“晚煙”、“暮雨”則是以哀景來渲染和烘托哀情的正面襯托,與此也可知作者表現手法的豐富多樣!結句的“梨花暮雨”在結構上與“淚漫漫介破瑯玕玉”再次呼應,暗用白居易《長恨歌》中的“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再次以景喻情,景中帶情。

  如前所述,“宮怨”并非新鮮題材,但這首小令卻不落俗套,特別是他充分利用散曲可以襯字和句子結構也比較自由的特點,大量使用疊詞。每句之前都冠以一組疊詞,或狀景物,或摹意態,既寫出這位宮人愁腸百結的情態,又給人蕩氣回腸之感,收到了很好的表達效果。

20190204_005

悶淹淹散心出戶閑凝佇

  

Comments are closed.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2 极速赛车走势图app nba篮球训练服 58彩票官方网站登录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竞彩足球混合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7开奖几个中 老时时做胆软件 彩吧图库 秒速时时有规律吗 欧洲5分彩开奖号码